校新闻中心就“图书馆占座”接受学生记者采访

  • 日期:01-28
  • 点击:(673)


几天前,我们学校新闻中心的负责人就9月2日图书馆的“占用率”接受了学生新闻社记者的独家采访。

q:你好,你能告诉我发生了什么吗?

甲:事情就是这样。9月2日清晨,学校的一些研究生在图书馆门口排队,等待图书馆自习室开门。然而,一些学生未经许可进入图书馆的维修和建设通道抢占座位,造成五楼自习室外走廊拥挤,引起在外面排队的学生不满。图书馆工作人员反复劝说五楼走廊的学生在图书馆外面排队,但没有效果。为了防止踩踏事故,学校领导和相关职能部门负责人前往现场疏导学生,秩序恢复正常。晚上,当工作人员清理座位时,学生们不愿意离开。经过工作人员耐心劝说,一些学生回到宿舍休息。最后,一些学生没有离开。

q:有媒体报道说当时保安殴打学生,对吗?

A:我还注意到一则网络媒体报道,一名保安用一只手抓住了一名男孩的脖子。我可以负责任地说,这纯粹是谣言。当时,现场有数百名学生和十多名工作人员,他们都可以作证。一些学生更兴奋,声音也更高。一些学生坐在桌子上是事实。然而,工作人员在现场没有使用不恰当的词语,也没有使用粗暴的手。在报告发表的当天晚上和第二天,我们向媒体做了多次交涉,指出其记者未经核实就使用了个别学生的单方面声明,造成了报告中的许多不准确之处,并要求他们安排记者免费到学校进行深入采访。媒体记者来到学校后,他独立采访了在场的许多学生和工作人员,没有发现被保安殴打的迹象。采访结束后,媒体转载了客观反映事件过程的报道。此外,《楚天都市报》、《文汇报》等媒体也派记者到学校采访和发表符合客观事实的报道。

q:学生坐下来复习研究生入学考试难道不是件好事吗?你为什么想打扫你的座位?

A:为研究生入学考试复习当然是件好事。我想重申,我们反对的不是去图书馆攻读研究生入学考试,而是把图书馆的座位改为“专用”座位,以满足我们自己的需要。图书馆是一种公共资源,公共性是其最大特征。然而,“占座”行为在性质上是“排他性的”,这与图书馆的公共性完全相反。如果你占用了它,其他人就不能使用它,这对其他想在图书馆学习的人来说非常不公平。我想强调的是,整件事的关键不在于我们能否在图书馆里复习,而在于我们能否把图书馆里的公共座位变成我们独有的“专属”座位。因此,在没有任何人干涉的情况下,用一堆书“独占”占据一个座位几个月甚至更长时间绝对是错误的。

q:据我们所知,大部分坐在座位上的学生也明白学校清理图书馆座位的目的,但是他们担心他们的座位已经被清理了,有些人在坐好后不会清理座位。这难道不是服从造成的“损失”吗?

A:我们理解学生们的想法。必须承认我们的工作不充分。我以前打扫过图书馆的座位,学生们也很配合我,但后来我们没有严格遵守,这导致了占座现象的反弹,给人“不占白人座位,不占白人座位”的感觉,也让配合打扫工作的学生觉得被骗了。此外,9月2日一些学生从施工通道进入后,我们没有及时、果断、有效地处理他们。这些都是我们工作中的问题。为此我向我的同学道歉。我们真诚接受批评。

问:学校解决图书馆占用问题的下一个计划是什么?

A:众所周知,图书馆是公共资源。坚持公共性、公益性和共享性是图书馆的基本原则。没有人有理由长期垄断公共资源,否则是不公平的

问:2200个新增席位中,有些条件较好,有些条件较差。与图书馆相比,学生们会不满意吗?

A:如果你想去之前必须达到图书馆的标准,那就成了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和僵局。一方面,我们应该尽快改善新增自习室的学习条件;另一方面,我认为准备考试的学生不应该这么狭隘。我们不能做任何脱离现实的事情。这个阶段学校的条件和能力是有限的。超越现实的要求既不合理也不可行。

最后,我想说我理解参加研究生入学考试的学生的压力和焦虑。我也希望学生能调整他们的心态,不要有强烈的负面情绪,因为他们在图书馆没有固定的座位。我想提醒学生们,在这种消极情绪的影响下,很难做好有效的复习。我希望每个学生都冷静,更体贴,更有同情心。我也真诚欢迎学生对学校的工作提出批评和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