洞庭湖养猪扩张无序:打口井几十米都是猪尿

  • 日期:01-17
  • 点击:(1205)


洞庭湖洞庭湖养猪扩张无序:打口井几十米都是猪尿密集栅栏。

洞庭湖曾经是“云翳和孟谷的薄雾,包围了岳阳市”。现在许多地方到处都是猪粪,到处都是污秽和恶臭。每当我读到古诗“洞庭八月秋,潇湘水北流”和“远眺洞庭山水,银盘绿蜗牛”等句子,看着眼前的景象,我不禁感到悲伤。请看半月天记者从洞庭湖一线发来的报道。

挖一口井,几十米长的猪尿

在洞庭湖区临澧县白质镇,记者看到一个大型养猪场将棕黑色污水排入工厂外的池塘。池塘里充满了大量的黑色污染物,变成了一个大的污水干燥池。池塘周围的几条沟渠与外部水系相连,污水流出,最终进入澧水,进入洞庭湖。

村民沈文兵告诉记者,当名为湖南湘瑞建农牧有限公司的养猪场建成后,水库中的水将不再饮用,灌溉用的水稻将在挤压时变黑并破碎。在距离养猪场污水池数百米的地方可以听到恶臭,大量蚊子也在滋生。夏天,当门打开时,蚊子会在黑暗中来。

洞庭湖区类似的大型养猪场比比皆是。记者从岳阳、益阳和常德的畜牧渔业部门了解到,洞庭湖地区人口稠密,有20多个大型养猪县。在湖边的三个城市里,大约有1500个超过指定规模(每年500个)的养猪场,低于指定规模的数量令人震惊。

随着生猪规模的不断扩大,污染问题越来越严重。“过去,猪粪是由成千上万的家庭养殖的。猪粪可以用作自我消化的肥料。现在是集约化养殖,但相应的处理措施跟不上。由此产生的污染非常严重。”常德畜牧兽医水产局副研究员杨丽萍说。

生猪被转移出县城。岳阳县畜牧水产局副局长王七林为记者计算了一个账户。以一个600头的养猪场为例,每天的污水排放量必须在70吨到150吨之间,所以一个10,000头的养猪场,污水排放量相当于25,000人。根据这一计算,湖区水产养殖排放的污水总量远远超过工业污水和生活污水的总和。

养猪无序扩张给洞庭湖地区带来了沉重的环境压力。据湖区许多地方的环保部门称,近年来,水产养殖污染已占到公众投诉的近一半。岳阳市一个养猪的大镇,居民挖井撒尿长达几十米。

除了养猪,湖区的水产养殖污染也很严重。在湖区,大大小小的养殖水面随处可见,从几十亩到几十亩不等。仅常德市就有150万亩水面。

为了追求产量,湖区的农民从20世纪80年代开始就采用向水体施肥的养殖模式。近年来,峰值时每亩水面施肥量接近每年500公斤。大量化肥导致湖区富营养化,氨氮超标严重的废水未经处理直接排放,最终流入洞庭湖。

守卫洞庭湖,群众没有水喝

郎伯湖镇,顾名思义,是一个水汪汪的地方,湖水潺潺。它位于湖南省南县,洞庭湖腹地。它有三个内湖和两条外河。一条是大内河,它是长江水流入洞庭湖的三条渠道之一。在20世纪50年代中期,它的年径流量超过了黄河。

但是在过去的十年里,这里的江湖关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龙博湖镇水利站负责人黄建国表示,长江上游的供水量明显减少,大洪水很少发生。干旱和缺水已经成为龙博湖的常态。的数量

20世纪90年代,当地村民开始钻“摇井”,从地下取水饮用。后来,这些井也遇到了缺水和水质差的问题。自2006年以来,政府一直投资于从地下取水和建设集中式取水点。2013年,国家财政投入1000多万元,从地下100多米处取水,建设大型水厂,确保了镇上5万多居民的饮用水。

但是这些地下水的质量如何?在龙博湖镇自来水厂,技术人员向记者进行了演示:一大杯清澈透明的水慢慢倒入一小杯茶中。一瞬间,清澈的水变成了蓝色和黑色的墨水。面对惊讶的记者,当地工作人员解释说,这是因为地下水中铁锰含量严重超标,当遇到碱性茶时,就显示出它的本色。

南县水利局人民饮水办公室主任蔡辛鸣告诉记者,“这是洞庭湖地区许多地方的普遍现象。挥动湖水很好。在隔壁的三仙湖等许多乡镇,地下水中铁含量超过84倍,锰含量超过20倍。”

专家说过量摄入铁和锰会对人体肝脏、神经系统和生殖功能产生慢性毒性影响。为了解决铁锰超标问题,浪博湖镇的饮用水处理成本比正常情况高出30%。

农业污染是罪魁祸首

与许多河流和湖泊的污染源不同,记者从采访中了解到洞庭湖最严重的污染来自农业。

据了解,从2000年到2006年,洞庭湖地区盲目扩大速生杨树种植,造纸企业迅速扩张。湖边最多有数百家不同类型的小型造纸企业。大量污水直接排放,对当地水域造成严重污染,湿地环境功能严重退化。直到2007年,湖南省采取果断措施关闭了234家环湖造纸企业,情况才逐渐好转。

洞庭湖生态环境监测中心副主任李李强认为,近年来工业污染对洞庭湖水质的影响有所下降,但农业面源污染和生活污水直接排放的影响持续增加。几年前,造纸企业只污染了当地水域,这对洞庭湖整体影响不大。然而,农业特别是水产养殖业的无序扩张,导致污染范围更广,控制难度更大,影响更深远。

一些基层干部报告说,长期以来,洞庭湖的功能主要集中在提供生产生活资料、调节和储存长江以及防洪保安方面。它通常是“不发达的”。过去,南县、华容县、安乡县等湖区县都是全国着名的“鱼米村”,盛产粮食、棉花、石油和大麻,但现在已成为典型的“塌陷区”和财政贫困县。

人口稠密和资源有限迫使湖区居民多年来“依赖水来取水”。从当年大规模的“围垦”到改革开放后湖区农民大规模施用农药化肥,再到生猪和水产养殖业的无序扩张,一系列无计划、无控制的发展严重破坏了洞庭湖的生态平衡。

湖南省洞庭湖区经济社会发展研究所执行主任李月龙表示,随着湖区人口的增加和农业在经济中地位的相对下降,原有肥沃土地上的工业已经变得薄弱。为了保护生存和发展,野蛮和不合理的生产方式正在湖区蔓延。洞庭湖的生态功能被忽视,环境面临严峻挑战。

湖区畜牧水产部门表示,目前湖区渔民的水产养殖观念仍停留在90年代,他们使用大量化肥和药物来保证产水量。他们没有掌握现代aq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