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vlog时代:一场过度记录的狂欢

  • 日期:01-26
  • 点击:(977)


近年来你经常听到“vlog”这个词。

vlog是视频博客(视频日志)的缩写。它有很多形式和内容,但如果你想做一个总结,它可能有两个特点:第一,vlog拍摄的内容聚焦于“日常生活”,即记录和拼接摄影师的生活。其次,它通常伴随着固定和更高的频率输出。

在过去的两年里,中国迎来了虚拟日志时代。首先,KOL和stars紧跟这个“风口”,拍摄vlog成为继图片和小视频之后的内容输出趋势。此外,vlog专用相机和编辑软件已经出现在市场上,让更多的“普通人”可以使用。

然而,就在我们陶醉在这种新的氛围中的时候,这篇文章想和你谈谈虚拟日志的潜在危险:当相机频繁地介入个人生活时,当日常生活被赋予“被记录”的目的时,会给我们的生活带来什么样的变化?

vlog的流行让我们重新审视“录音”的问题。摄像机和一群看不见的观众的出现迫使录像机和观众都面临新的问题:真实性和表演、隐私和公开性。

异化的“记录”

异化的“记录”

当中国网民兴奋地欢迎虚拟博客时代时,一些国外的老虚拟博客选择离开。

珍妮和杰西是一对相爱多年的夫妇。几年来,他们每天都用相机记录自己的生活,并在YouTube账号

BFvsGF上分享。

起床,坠入爱河,聊聊天。他们非常详细地与观众分享他们的日常事务。这种每天记录的视频日志也被称为“每日日志”。

2016年5月的一天。

BFvsGF发了一段名为“新篇章”的视频。

在这段视频中,夫妇俩坐在家里的沙发上,庄严地向观众宣布一个惊喜:他们将停止拍摄视频日志,夫妇俩的关系也将结束。

Jeana(左)和 Jess(右) Jeana(左)和Jess(右)

最初,两人在视频中说,由于每天不断拍摄、录制和编辑视频,他们的爱情生活陷入危机。

“我们只拍摄生活的一部分,因为我们只想传播积极有趣的内容,而不是生活中的困难。”杰西说。

"每个人都认为我们的生活是完美的,但实际上并非如此。"琼娜接着说。

事实上,vlog的宣传鼓励人们记录美好的时刻,但人们吵架时也很容易放下相机。随着时间的推移,摄影师陷入了现实和表演之间的斗争中:

“起初这真的很有趣,但是当vlog每天都成为一份工作时,我开始怀疑我是因为我真的爱她才记录我们的日常生活,还是只是为了制作一个视频让每个人都能看到?”杰西说。

在这段视频中,这对夫妇选择关闭“用户评论”功能:“我们不能再让公众影响我们的关系,尤其是这段视频。”Jeana形容每天拍摄vlog是“有害的”。

最后,这对相爱多年的夫妇在宣布分手前留下了一句忠告:“如果你爱你的伴侣,不要每天拍视频日志”。

网上过多的录音会影响现实生活中的真实关系吗?这个问题已经成为vlogger的日常担忧。

ACE family是一个在YouTube上拥有1600万订户的频道。从婴儿出生到名妻子出生的视频,他们开始用vlog记录家里发生的一切。

人们渴望呆在屏幕前,观看年轻人和“颜值”家庭之间甜蜜的互动。然而,最近ACE家族的视频也引起了争议:在一段名为“有人闯入我家……”的视频中,这对夫妇用摄像机拍摄了家中的抢劫,并以视频日志的形式上传到互联网上。

ACE Family:someone broke into our house…… acefamily:有人闯入我们家.

这段视频很有争议。许多观众认为,当父母发现自己的家被洗劫一空时,他们并没有把孩子带到安全的地方(小偷可能还藏在家里),而是选择在此时拿起相机拍摄视频,以让交通畅通,无视孩子的安全。

在高暴露流量下,很难控制隐私权。将未成年儿童放在开放平台上可能会导致犯罪分子侵权。如果还不能做出判断的孩子的每一个举动都张贴在网上,如何处理孩子的隐私权?孩子会长大而不适应吗?在

女儿的生日派对上,几乎所有的游客都拿着手机。

可以说,简娜和杰西之间关系的破裂或对艾斯家族的争论是由记录造成的“异化”。录音机的初衷可能很简单,但长期暴露在公共空间以及潜在观众带来的压力和动力已经逐渐将“录音”从其原意中分离出来。

互联网创造了“记录”这个词,然后疏远了“记录”这个词。

人们开始不再假装是“经验者”,长时间以“局外人”的身份观察和屏蔽他们在社交圈中的一举一动。

李厚臣曾在《海德格尔与技术救赎》年说过,“在这个时代,你花了很长时间写东西,却没有把它放在任何地方让人们看到。这是一件特别不可思议的事情。”

同样,今天我们基本上不再能够进行非功利的写作、摄影和摄影。从最初的“博客时代”的文本共享,逐渐过渡到“照片时代”,然后到今天的虚拟博客时代,我们正在迎来一个越来越大的个人生活暴露领域。

人们越来越习惯于在互联网上发布他们拥有的一切,这本身就是一个巨大异化的记录。

02

当相机安装在生活中:自我表现无意识

ACE family前面提到过,另一个被别人批评的争议点是他们已经把自己的生活塑造成了一个完美的舆论领袖。

例如,在这个荡秋千的场景中,三个家庭成员在公园里穿着精致,玩得很开心,但完美到“有点假”。此外,在这个完美的镜头后面,父母是否因为忙于寻找拍摄角度而忽略了与孩子的实时联系?

如果你不是视频博客作者,你可以从衣柜里拿出一件衣服,匆匆出门。孩子们可能会哭,父母可能会吵架。它不是完美的,但它是真实的。

这是vlog面临的另一个问题:真实性和性能。

翁吉是一位美容和生活方式博客写手。她也是决定停止拍摄视频博客的YouTube博客作者之一。她说:“我不是那种喜欢探索世界的人。我的生活很无聊。有时候当我编辑视频日志时,我越来越讨厌自己。怎么会有人看到这么无聊的东西?”

“有时候我只是不想站在镜头前”

对于那些不喜欢出去寻求刺激,更喜欢呆在家里享受“无聊”的人来说,虚拟日志的制作会让他们感到压力更大。

事实上,虚拟日志在某种程度上充满了悖论:一方面,它需要以日记的形式有一种“日常生活的感觉”;另一方面,它必须足够明亮有趣才能吸引观众。

这是博客们面临的问题:我们如何平衡现实生活中的平凡和重复与社交网络中娱乐的兴奋和快乐?

gofman在他的“模拟理论”中说,人类社会中的人际交流取决于时间、地点和受众。对戈夫曼来说,“自我”是一种“戏剧效果”,来自于一个人的文化价值观、传统和信仰。

在“哑剧理论”中,每个人都像一个表演者,根据他所处的舞台和下面的观众调整他的行为。在背景中,他们默默地判断自己的价值观,然后决定呈现什么样的外表。

可以说,今天vlog的逻辑在很大程度上是戈夫曼“哑剧理论”中的一种实践和演绎。在拍摄这段视频的过程中,VLOGGER有意识或无意识地幻想着这段视频在他脑海中的效果:我下一步做的事情会呈现我生活的哪些方面?我的观众会怎么看我的举动?

这种“性能”实际上早在vlog开始之前就已经开始了。一个例子是基于美国的软件的诞生。

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教授彭岚在他的文章《美图中的幻像与自我》中说,美国图像软件创造了一种“个性化的幻觉”,因为创作者在过滤器和美女的作用下“呼应一些外部文化符号”,从而可以获得心理上的满足。

另一方面,Vlog给了我更多的空间来创造这种“个性化幻觉”。我将去哪家餐馆,我将会见谁,我将在视频中展示我家的哪个角落?所有这些都是精心策划的。这些背后隐藏着复杂的价值判断:它会展现出怎样的我?

我们需要知道的是虚拟日志不能简单地等同于“记日记”。它的社会性本质上决定了所呈现的内容是经过选择、修改和编排的信息,但它仍然是现实的“重构”,不能等同于现实。

03

我是在拍视频日志,还是视频日志在编造我?

有一次,在YouTube流行的主题中,有一个流行的主题,“晨间常规”。这个主题经常在生活方式和时尚博客中流行。他们经常穿一套睡衣,起床做一顿精致的早餐,然后化妆。它看起来完美而轻松。

并不意味着那些优秀的博客作者故意说谎,但是当你意识到相机的存在,并且许多人会看到这段视频时,你会无意识地把“自我”变成一个公众表演者,即使你可能在最私密的地方,比如你的家和厕所。

经常看视频日志的人可能会注意到博客作者经常说这样一句话:“我要为今天的视频日志拍摄一些素材”。

这句看似无关紧要的话揭示了虚拟日志和“私人生活的公开”之间的矛盾:是你的日常生活决定了虚拟日志的内容,还是带脚本的“材料”成为了你的日常生活?

从“在朋友被送出之前修改照片”到虚拟日志,拍摄什么内容、播放什么音乐以及如何编辑都成为“全方位的审美趣味”,个人在公共空间中展示和美化自己的空间正在迅速扩大。

如果美容图表软件的出现提供了一种展现更理想自我的方式,vlog提供了一个大的美容图表空间来过滤一个人的生活。

社交网络不断侵蚀着我们的生活,随时随地记录它的摄像机成了这场闹剧的见证人。

在这一点上,我们可能会意识到虚拟日志作为一种媒介,对人类社会有着深远而隐蔽的影响:它不再局限于生活的记录,而是定义、塑造和改变生活。

就像波斯曼对媒体经典《娱乐至死》中“电视”的担忧和寓言一样:

“电视不是旧媒体的延伸和扩展,比如汽车只是更快的马,电灯是功率更高的蜡烛,电视是更现代、更先进的报纸。马歇尔麦克卢汉称之为“后视镜”。它完全忽略了新媒体如何重新定义公共话语的含义。”

如果我们从马歇尔麦克卢汉的角度重新审视虚拟博客,我们会发现人们对虚拟博客作为一种在公共空间表达自己的方式理解得太轻,却忽视了它“重塑”公共话语和个人生活的潜在能力

它将我们从自己的生活中拉出来,并把我们变成一个局外人、导演和表演者。

它前所未有地将私人生活公之于众,属于个人的界限被打破,使我们的生活成为一场自我导向的表演。

04

观众:塔是我的朋友,对吗?

最后,让我们谈谈虚拟日志对观众的潜在影响。

知道娜娜欧杨虚拟博客圈的朋友会知道虚拟博客对陌生人有多有吸引力。你接触到她生活的每一个细节:她刚起床时没有化妆时的样子,每个家庭成员和朋友,以及她房间里有什么洋娃娃。

这是vlog 亲密关系中最特别的部分。

这种“根植”让观众沉浸在博客作者的“朋友”角色中。看了几集vlog后,你可以在任何地方参与ta的生活,成为ta生活和成长的见证人。你甚至比她周围最亲近的人更了解ta。

然而,对观众来说,亲密和真实从来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

许多人把虚拟日志比作视频日记,但这确实是一个不准确的类比,因为当写日记时,人们认为自己是唯一的读者,而不是认为别人会看到日记。

因此,隐藏在这种亲密关系表面下的是未知的编辑和选择博客可以轻松记录生活中积极、快乐和美好的时刻,然后轻松删除无聊、无聊和愤怒的内容。

对观众来说,这带来了一种错误。在vlog带来的亲密关系中,人们很容易失去对“现实”和“表现”的感知:为什么ta的生活看起来如此完美?但我自己的生活似乎如此无聊和不快乐?

事实上,为了抵制这种“谎言”,一些努力做到真实的博客作者已经采取了行动。例如,一些博客作者使用“真正的早晨常规”来打破这种错觉。他们记录了早上醒来时头发凌乱,因为迟到而不得不吃快餐。

“我不想起床”一般来说,vlog作为一种新的媒介,给创作者更多的艺术表达的可能性,许多创作和艺术作品随着时代的需要而出现(我们也将在后面的文章中介绍优秀的vlogger)。

但是在欢迎这个嘉年华的同时,我们或许也应该警惕虚拟博客作为一种塑造个人和公共空间的“文化”。

毕竟,在虚拟博客出现之前,我们从未见过个人的私人空间变得如此公开和合理。

vlog的流行就像是网络时代的寓言,是一场大规模的旁观者对他人生活的展示,也是一个自相矛盾的人生舞台。

[来源:创造者:理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