赋予农民更多财产权利——评《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实践探索与法律研究》_吾谷网

  • 日期:01-22
  • 点击:(628)


赋予农民更多的财产权是增加农民收入和财富、缩小城乡差距的重要途径。我国农民集体资产包括集体土地、参与市场交易的经营性资产和社区公共服务的非经营性资产等资源资产。根据第二次全国土地调查,中国农村集体土地总面积为66.9亿亩,其中农用地55.3亿亩,建设用地3.1亿亩。农业部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底,全国农村集体经济组织账面资产总额(不含资源资产)为2.86万亿元,村平均为449.6万元。如何将我国庞大的农村集体资产转化为广大农民的产权,加快建立所有权明确、权力完整、流通顺畅、保护严格的社会主义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是全面深化农村改革、实现人民和国家繁荣的重大任务。

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是权力回归人民的有效途径。方志全研究员新书《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实践探索与法律研究》(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对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进行了系统的思考和研究,提出了一系列具有理论启发和实践操作性的政策和理论观点,并对如何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提出了自己的思考。该书有三个明显的特点:一是系统总结了上海等地区领导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实践经验。20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上海、广东、北京等经济发达和快速城市化地区率先探索和实施了股份合作制形式的农村集体经济组织产权制度改革。通过股份合作制产权制度的改革,实现权利的真正回归。该书系统总结和推广了上海、广东、北京等地开展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实践经验,阐述了农村集体经济的社区性、合作性、排他性和多功能性等基本特征,明确了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基本原则和实施路径,为我国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全面实施提供了宝贵的参考和借鉴。

二是对推进农村集体产权制度改革过程中的一些问题提出了许多精辟的见解。这些意见和建议对改革实践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例如,在农村集体资产权益的设定中,有人建议可以以家庭为单位将股份量化为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在确定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资格时,可以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按照尊重历史、考虑现实、程序规范和公众认可的原则,考虑户籍关系、农村土地承包关系、集体积累贡献等因素,平衡各方利益,解决成员界限不清的问题。关于是否设立集体股的问题,人们认为,对于城市化速度快、实现了“村到户”的地方,应该明确没有集体股,日常公用事业支出可以通过从集体收入分配中提取公积金和公益金来解决。关于农民必须缴纳20%的股息个人收入调节税,即“红色利息税”的问题,认为农民获得的收入分配实际上是集体经济组织内部的收入分配,应区别于个人收入调节税的法律规定,并提出具体改革意见等。

第三,它体现了清晰的法治思维和精神。方志全在系统回顾全国人民制定的50部农村集体经济相关法律法规的基础上,提出了相应的立法修正案

(作者是北京农村经济研究中心的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