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城汽车被骂:军事化管理反人性,是中国最坑员工的企业!长城汽车到底还能撑多久?

  • 日期:01-13
  • 点击:(714)


不久前,长城汽车收购吉普的消息让这款备受争议的国产汽车重回谈判桌。

长城汽车,一家总部设在河北保定的私人汽车公司,从皮卡车开始,以越野车为主。该公司已连续十多年实现高增长和盈利。它是中国独立品牌阵营中最有影响力的汽车公司之一。其Haver品牌已经连续14年获得国内SUV品牌销售冠军。

但在掌声背后,有很多来自长城汽车的批评:低端竞争力正在减弱,高端SUV战略受阻,皮卡产品被边缘化,新能源发展缓慢落后,军事化管理反人类。长城汽车能持续多久?为什么我们不能成为全球第一?

一条腿让这个国家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运动型多功能车品牌?

2017年2月,在长城汽车品牌活动现场,长城董事长魏建军喊出了两个“贾跃亭式”口号:一个是“到2020年,哈弗品牌将售出200多万辆汽车,成为全球最大的SUV品牌”;另一个是“SUV没有成为世界第一,没有考虑汽车产品的引进。”

自2013年3月哈弗品牌正式宣布独立以来,长城汽车在轻型轿车和重型越野车市场走上了木桥之路。随着渠道和网络的分布、突破中国品牌20万元“上限”的尝试、汽车业务的暂停以及“红蓝标签”战略的实施,长城汽车多年来一直深入细分领域,并确实尝到了“偏袒分支机构”的好处。

一条腿让国家更强大。自从长城把哈弗定为独立品牌以来,其产品的比重越来越不平衡。首先,长城的所有产品都围绕着越野车和皮卡展开。其次,单一产品线过于依赖单一型号。从过去几年的销售数据可以看出,哈弗H6一直是长城越野车的销售支柱。

2015年,长城越野车占总销售额的82%,而冯军系列皮卡和C30 led轿车分别占最终销售额的12%和6%。

虽然长城汽车在SUV领域表现不错,但并不是所有的SUV车型都能坐上“神奇汽车”的宝座。长城寄予厚望的大型高端运动型多功能车SUV Havre H8的年终销量最终定为8985辆,仅占长城销量的1%,而H9的月销量仍徘徊在1000辆左右。

在低端SUV市场,它曾经是一个合资品牌,但独立品牌很弱。长城抓住了这个机会,基本上是唯一的机会。然而,随着合资品牌价格的不断探索,江淮、宝骏、长安等推出了价格区间较低的车型,侵占了越野车市场。

低端竞争力减弱,高端SUV战略受阻,皮卡产品边缘化,长城单板发展道路一点一点向市场暴露。长城的天花板显示魏建军显然比任何人都更焦虑。2015年9月,他再次提到汽车行业:“汽车必须做。”

事实上,自从长城汽车在2008年开始涉足汽车领域以来,几乎所有的车型都失败了。从耀眼的美女开始,精灵、岭澳和酷熊,没有人注意上市退市;后来终于热销腾翼C30《嗜死如命》。

然而,长城汽车的“聚焦战略”进一步增加了其在产品调整中面临的压力和风险。

与吉利的发展道路形成对比的是,一方面,吉利正在做减法,切断未售出的车型,精简零售网络,重新布局品牌战略;另一方面,他又在做加法了。除了沃尔沃品牌的向上突破,它还进入了新能源汽车领域。

选择不同全盛和单足步行模式的独立品牌汽车公司在2017年上半年经历了销量的分裂。“两条腿”最终超过了“一条腿”,吉利在累计销量上领先长城。

低R&D投资,成长在“大抄袭、大变革”的时代

国内汽车公司有一个共同的缺点,那就是由于工业基础薄弱,他们无法逃脱抄袭他人的命运。长城也不例外。

2010年后,购车者逐渐变得更加理性,信息来源也逐渐变得对等。这不合适

积极开发没有大量的研发成本,许多关键组件也没有演示实验。然而,这种“直通式”方法将长城的研发成本降至最低水平,并有信心打价格战,迅速抢占市场。

从汽车、皮卡车到越野车,长城一直遵循这一“传统”。菲亚特此前起诉长城精灵抄袭熊猫的设计,最终长城修改了精灵的外观。

但是长城汽车的“逆向研发”并没有以此结束,相反,它在这方面更加持久。从精灵到熊,从哈佛H6到H9,外国汽车可以在一系列长城模型中看到。在许多独立品牌中,长城汽车是一个会彻底模仿的品牌。

合资30年来,中国汽车市场一直被外国品牌牢牢控制。独立品牌面临的现实使得大多数汽车公司很难安定下来,从头开始。业内一些专家甚至断言,逆向R&D模式是独立汽车公司发展的必然阶段,可以节省R&D成本,更好地迎合消费者偏好。

市场表现也证实了这一观点。被模仿了很长时间的长城汽车公司近年来赚了很多钱。

但是有一个事实,反向研发有一个明显的瓶颈,品牌更难拆分。长城SUV能热销的原因在于它很好的把握了进入市场的机会和准确的产品定位,也在于它比合资品牌的售价更低。据统计,70%的人在购买哈弗H6时不看重技术和质量,但可以以合资品牌一半的价格购买一辆合理的运动型多功能车。

这种模式不会持续太久。长城汽车有两条路要走。要么可以忍受孤独,继续培育低端市场,要么可以向长安汽车的生产和研究相结合学习。毕竟,每年净利润为25亿英镑的长城也应该增加研发投资,追求核心竞争力,而不是老想着收购吉普(JEEP),成为第二个吉利和沃尔沃。

此外,在企业的初始阶段,逆向研发并不难谈。与以“山寨”闻名的中泰相比,吴建中主席至少愿意说“我们没钱,只能先抄”,这似乎比长城哈韦尔领导的话舒服多了:“对于哈韦尔H6的两个要求,第一个不抄,第二个不丑”。

军事化管理,反人类企业文化

此外,长城的企业文化。

长城汽车的工人大多来自保定郊区县。他们的教育水平不高,劳动力成本也相对较低,这使得长城汽车在同样的产品价格下利润更高。

这些员工在正式加入长城汽车之前必须经过一个月的军事训练。他们还必须经过为期一周的军事训练才能晋升。当一名普通雇员被提升为主任时,他就成了半个士兵。在公司管理方面,魏建军是个铁腕人物。军事化管理已经成为长城汽车的一个众所周知的标签。

军训只是开始。每位长城员工都必须记住一本24页的员工手册。一些指导方针是:长城员工应该有狼和兔子的精神,像狼一样进攻,像兔子一样生存。

魏建军的军事化管理甚至细化了员工行为的许多细节,这是极其苛刻和不正常的。例如,一个速度计安装在长城总部的门口。当员工早上上班并进入工厂时,如果他们的速度没有达到“5秒7步”的标准,他们将被最后一次警告。

严格的行为准则甚至延伸到员工的业余时间。长城汽车公司规定,不能邀请员工跨部门参加婚礼、葬礼和葬礼。本部门参赛人数不超过20人,每人礼品不超过50元。

纪律带来效率,原则决定氛围。魏建军讨厌企业内部的腐败,所以他秘密成立了“运营监督总部”,一个类似于特勤局的组织。长城汽车的每位员工都将发放一张清洁自律的卡,卡上的电话号码为“运营监督总部”

例如,在长城汽车公司16层的总部大楼里,按照规定电梯只能停在8、13和16层。员工在8楼或13楼下电梯,然后去各自的办公楼层。

例如,2011年9月,长城汽车重返a股市场,不得不举行宴会感谢股票承销机构。工作人员问魏建军的意见,你想要100张桌子吗?魏建军斩钉截铁地说,他会摆一张桌子,给每个人送一个长城模型。

长城的军事化管理意味着一个高能量的人动员许多低能量的人去表演。这是最简单的管理。似乎让长城坚不可摧的“铁律”实际上也伤害了企业。长城几乎是汽车行业营业额最高的长城,每年有一半来一半去。血汗工厂不需要人才,它需要人肉机器,而且是一台可以快速更换的机器。

写在末尾

路遥在《平凡的世界》说:“谁让你读了这么多书,知道双水村外还有一个大世界……”

这就像长城汽车,位于河北省保定市,一个三线城市,但因为你了解外面的世界,你有“世界上最大的越野车品牌”的梦想,这是向上突破的活力。

低端竞争力减弱,高端SUV战略受阻,皮卡产品边缘化,新能源发展缓慢落后,军事化管理反人类。如果不解决这些问题,长城将永远是一只普通世界底部的青蛙。